许多学生被迫对论文进行多次不必要的修改、多次查重-nba花边新闻
点击关闭

重复学生-许多学生被迫对论文进行多次不必要的修改、多次查重-nba花边新闻

  • 时间:

轮台县4.1级地震

重複不等於抄襲,各種正常引用被查重軟件「誤殺」

學位論文創作者作為已經接受普通高等以上教育的群體,其論文原創性的檢測不應停留在簡單的文字層面。一些高校對論文重複率的過度、片面追求扭曲了既定的學術表達,分流了學生的創作精力,只能成為學術不端的矯枉過正,人為製造了學術進步的絆腳石。

一位政治學專業大學生表示,論文在查重中被標紅的部分確實是重複,但重複不代表是抄襲。很多人的論文中都會有觀點性的內容,這些內容會引用部分學者的觀點。查重所用的數據庫非常全面,所以凡是相似的表述,或同一個詞彙反覆出現都會被標紅,這種「一刀切」的處理給學生在論文創作中帶來不少困擾。比如「隨着行政體制改革和服務性政府建設的推進」這種官方性的話語,再比如有時論文中常需要引用政策文件,並且無法進行個人修改,但由於同一文件被許多學者都引用過,所以也會被認為是重複的內容。

查重對促進原創有重要價值,但不可矯枉過正

原創性論文是作者借鑒前人成果思考的結果,查重與論文原創具有關聯性,是可以證明論文原創程度的。論文查重不僅是保障學術規範和學術道德必要的技術手段,也是促進論文原創的重要措施。一位環境工程專業的碩士生導師認為,針對理科而言,論文中大部分都是實驗數據,數據是很難有重複的,一旦數據被查重標紅,也就意味着這樣的論文會從本質上被否定。

在2019畢業季,應屆畢業生紛紛感嘆今年論文查重格外嚴格。除了增加重審環節之外,部分高校將查重率從原來的30%降低至20%甚至是8%,並且跟蹤監控畢業生畢業論文,發現高重複率論文則取消學位證和畢業證。

查重被標紅部分截圖(1)

翟天臨大面積重複抄襲的論文造假事件后,各大高校引以為戒,紛紛要求降低論文重複率以端正學術風氣,但在現實操作中是否真正維護了學術規範、提升了論文質量卻值得商榷。一些網站存在壟斷性,其查重技術卻存在不少瑕疵,很多畢業生論文中的專有名詞和案例引用均被查重軟件標紅,無法通過,學生無奈之下只好把專有名詞改成通俗白話,主動句改為被動句,直接引語變成間接引語,畢業論文變得毫無專業特徵與學術美感可言,學術創作某種程度上陷入了文字遊戲。為了滿足過低的重複率要求,許多學生被迫對論文進行多次不必要的修改、多次查重,學生的經濟負擔加重了,查重網站賺得盆滿缽盈,對於學術進步卻徒勞無功,最終成為學術論文的形式主義。

    

一位法學專業大學生提到,在完成其個人畢業論文後,第一次查重發現的重複率很高。論文中有些關鍵詞被查重軟件認為和另一篇論文重複,可是兩篇論文從主題到內容都沒有任何關聯性。另外,由於一些高質量論文引用率較高,容易被查重判定重複,許多學生被迫引用一些質量一般的論文。

在剛剛過去的2019畢業季里,埋頭寫論文的百萬高校畢業生比以往承擔了更多的壓力,「查重」這個詞成為他們集中吐槽的對象。2019年,繼翟天臨學術風波之後,類似論文造假事件的不斷曝光為學術不端敲響警鐘,為了端正學術風氣,維護學術規範,各大高校紛紛降低論文重複率,畢業生被迫不斷查詢、修正論文重複率以滿足要求,這一度在畢業季引發熱議。「專有名詞被標紅難道要杜撰?」「文史類資料需要引用很多出處,低重複率的要求太苛刻了」「為了避重不能好好說話了」……降低論文重複率是否具有必要性?如何看待「低重複率即正義」?良好的學風如何維護?針對這些高校和社會普遍關心的話題,半月談記者走訪了部分高校。

    

但是,由於電腦查重具有機械性,一方面,很多非抄襲論文也存在重複率較高的現象,電腦的判定導致一篇原本高質量的論文為了片面降低重複率而被改得「面目全非」。另一方面,有的學生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換湯不換藥」,生硬地修改專有名詞,最終使論文矇混過關。這就違背了論文創作的初心,也讓降低論文查重率有「治標不治本」之嫌。

歸根結底,論文查重只是一種手段,運用得當能夠促進學術規範性和凈化學術生態,但過度倚重則會對正常的論文創作製造障礙。真正根治學術不端,還需從提高學校管理的公開透明度、約束教師尤其是研究生導師的權力、加強對學生的論文指導等多方施策,促使學生建立誠信意識,潛心治學,讓抄襲成為一件不敢為、不可為、不想為之事。

重複率原為論文原創性的衡量標準之一,重複率檢查對推動學術創新確有裨益。原創性論文的生產是學術進步的重要基礎,同時也是作者學術進益的體現。基於文獻浩瀚、人力有限的現實,目前各高校普遍採取利用幾個網站數據庫進行查重的辦法,其初衷是既可以節省查重人力成本,又能對論文原創性進行有效監督。

半月談:學術不端這個病,靠「查重」能治好嗎?

一位中文專業碩士生導師認為,論文查重具有必要性,對於論文的重複率要求可以進行適當調整,但切記矯枉過正。比如本科生的畢業論文,學校應允許他們有所借鑒,因為對本科生來說,完成畢業論文更重要的是對他們進行基礎學術訓練。在這個過程中,學生學習怎麼確定選題,怎麼進行文獻查詢,怎麼完整地完成一篇畢業論文是更重要的事情。基於學習和研究性質的不同,本科生和碩士生、博士生的查重率標準應該區分開來,因地制宜,量體裁衣。

降重不能根治學術不端一位政治學專業碩士生導師認為,要防止論文抄襲等學術不端行為,就要保證論文的低重複率,但一味降低重複率標準不利於建立正確的學術規範。學術本身是在前人智慧的基礎上提出新看法或新視角,重複率檢測可以反映出學生論文撰寫是否存在學術不端的情況。在檢測、降低論文重複率的過程中,學生可以反覆閱讀自己的文章,刪減沒用的「廢話」,修改其中不合適的表述,在這個給文章「瘦身」的過程中也會有所收穫。

學術規範涉及邏輯、形式、方法多個層面,並非由文字表達一根大樑支撐,扶正學術風氣應從多方着手,不應因某熱點新聞有所偏倚。當然論文原創性是維護學術尊嚴應有之舉,卻不是學術規範的唯一着眼點,而依賴個別網站技術手段的重複率識別,也不該是論文原創性的唯一依據。論文查重,要慎重!(半月談評論員:郭艷慧)

查重被標紅部分截圖(2)

半月談評論:莫讓論文「查重」成為學術上的形式主義

今日关键词:进京快递安检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