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中静系”开始进入徽商银行股东行列-襄汾新闻
点击关闭

股东公司-使“中静系”开始进入徽商银行股东行列-襄汾新闻

  • 时间:

刘德华被粉丝求婚

2013年,徽商銀行H股上市后,中靜集團通過中靜新華在香港註冊的孫公司Wealth Honest不斷增持。2015年9月底,Wealth Honest增持0.55億股徽商銀行H股后,中靜集團實際控制的股份數量超越安徽省能源集團,正式成為徽商銀行第一大股東。

在中靜集團不斷增持后,徽商銀行H股公眾持股比例降至24.78%,低於港交所證券上市規則所規定最低25%的水平。2016年中,徽商銀行公告表示「首次知悉公眾持股量不足」。但此後中靜集團繼續大筆增持,該行H股公眾持股比例下降至不到16%。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徽商銀行遞交了A股招股書,並獲得證監會受理。但蹊蹺的是徽商銀行於2017年3月提交中止A股公開發行審查的申請,使IPO進程中斷。徽商銀行公告稱,更換審計機構是中止審查的主要原因。但坊間傳聞,徽商銀行中止審查的原因是「中靜系」股東拒絕在申請材料上簽字導致的。

中靜集團與徽商銀行的淵源,要從2007年說起。當時中靜集團與杉杉集團共同重組中靜四海,作為合作對外投資的平台公司,入股並受讓合計1.41億股徽商銀行股權。次年,中靜集團參与徽商銀行增資擴股計劃,入手3億股。2011年,中靜集團再次通過後來更名為中靜新華的休寧新華資管,將安徽奇瑞汽車銷售公司掛牌的2億股徽商銀行股權收入囊中。

中靜認為,徽商銀行資本充足水平滿足監管要求,至於資本補充問題,徽商銀行應當從調整經營計劃、非公開發行H股兩方面來統籌考慮,不應該簡單地降低分紅。不過,中靜再次沒能如願,徽商銀行2016年度股東大會表決結果顯示,該行董事會提交的議案悉數順利通過。

上述知情人分析,中靜與徽商銀行董事長屢現分歧的主要原因是,中靜認為李宏鳴沒有從市委書記的角色轉變到一個企業的董事長的定位,有時聽不進董事、股東意見,不按企業和市場的規則行事。

「對於徽商銀行來說,與中靜的紛爭即將成為陳年舊事。隨着股份轉讓的落地,杉杉集團將成為該行的股東,因此擺在徽商銀行面前的問題是,如何與新股東協調好關係,在經營和公司治理上形成合力。」當地一位不具姓名的金融業人士對記者說,「銀行與股東之間良性互動,對銀行的發展有非常大幫助,同時,銀行與股東之間在利益分配上應該尋求各方面的平衡」。

2017年底,徽商銀行原董事長李宏鳴離職。幾天後,徽商銀行隨即啟動A股上市計劃。然而,2018年2月該行突然宣布撤回A股發行申請,原因是「仍需就相關法律法規及中國證監會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項與個別董事和股東進一步協商」。該行上市計劃再次擱淺。

這筆交易完成後,中靜四海持有的徽商銀行5.06億股內資股將成為杉杉集團旗下資產。此前,中靜新華將直接持有的2.25億股也轉讓給杉杉控股,作價15.69億元。目前,杉杉集團持有的徽商銀行7.31億股內資股,股權佔比超過6%。另外,「中靜系」持有的徽商銀行約12.46億H股則擬分別由3家不同的境外企業受讓。

中靜認為解決方式有兩種,第一,申報材料如實披露徽商銀行存在的公司治理問題。因為證監會要求申報材料真實準確完整,且所有董監高要簽字確認,董監高個人要承擔個人責任。他對《華夏時報》記者說,特別是在監管嚴格的環境下,董事明知存在問題,自然是不願意承擔這份風險,所以拒不簽字。第二,把問題改正。董事認為要按照要求整改好,申報文件上披露的情況和客觀的事實相符,才能簽字。

先是徽商銀行發佈通知,召開2015年度股東大會,審議包括關於境外非公開發行優先股方案在內的一系列議案。隨後中靜四海以書面形式迅速提交了一個與徽商銀行議案背道而馳的臨時提案,提議終止境外非公開發行優先股。在中靜看來,非公開發行H股要比非公開發行優先股更有利於解決徽商銀行面臨的公眾持股比例不足的問題。但最終境外優先股發行計劃繼續推進,中靜四海提出的臨時提案沒有被股東大會審議通過。

一個多月後的8月31日,安徽紀檢檢察網披露,徽商銀行蚌埠分行黨委書記、行長陳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而一個多月以前,徽商銀行已經退休的公司銀行部原總經理吳耘(正處級)也已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對於中靜與徽商銀行董事會分歧頻出的問題,相關知情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透露,中靜與董事會沒有分歧,而是與董事長經常意見不合。當時徽商銀行的董事長李宏鳴於2013年上任,其在調任之前是安徽省宿州市委書記,來自行政系統,且此前沒有銀行從業經歷。因此李宏鳴剛上任時,外界曾質疑其是否能勝任一家上市金融企業的掌舵人。

上述知情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當時在徽商銀行A股申報材料中,「中靜系」董事的確沒有簽字,也還有其他董事沒有簽字。主要原因是認為徽商銀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問題,且申報材料中所描述的情況與事實不符。

徽商銀行本次重啟回「A」之旅,彼時曾經與之矛盾重重的大股東也已經抽身離去,徽商銀行的A股IPO之路能否一帆風順?前述當地不具姓名的金融業人士認為:「雖然沒有了與股東的矛盾,但徽商銀行A股上市之路仍然曲折艱難。」

日前,中靜新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中靜新華」)發佈公告,宣布擬將向杉杉集團轉讓持有的中靜四海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中靜四海」)51.65%的股權,交易對價18.82億元。

A股IPO曲折艱難徽商銀行早在2013年便已在H股上市,但卻遲遲沒有回歸A股。而徽商銀行和大股東之間關於公司治理等方面的矛盾,是其望「A」興嘆的重要原因。

如今,隨着中靜的清倉,昔日不斷爆發紛爭的原董事長和大股東先後離開徽商銀行。

直到2018年12月30日,徽商銀行董事會再次「建議A股發行」,將A股IPO提上議程。

「中靜系」終於還是走了,在與徽商銀行恩怨糾纏12年後選擇清倉離場。

隨着徽商銀行公告披露其H股公眾持股比例不足,拉開了中靜集團與徽商銀行之間不斷紛爭的序幕。在近年的股東大會上,上演了一幕幕徽商銀行與大股東之間的博弈戲碼,引人關注。

日前,在徽商銀行召開的2019年中期業績說明會上,徽商銀行董事長吳學民披露,該行正積極組建A股發行中介團隊並開展工作,包括盡職調查、審計、招股書撰寫、編製申報材料等,并力爭在2019年底前向證監會提交上市申報材料。在這之前,徽商銀行已於6月底召開股東大會,審議並通過了A股上市的相關議案,擬發行不超過15億股A股股份。

不過,記者注意到,此次接盤的杉杉集團,早在2007年便與中靜集團成為合作夥伴,兩家公司重組中靜四海,作為對外投資的平台公司入股並受讓徽商銀行1.41億的股權,使「中靜系」開始進入徽商銀行股東行列。由此開始,「中靜系」作為大股東與徽商銀行董事會之間多次在境外非公開發行優先股、分紅方案等方面出現矛盾和紛爭。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期業績說明會上,該行投資與理財總監黃曉艷介紹說,中國銀保監會已經批複徽商銀行籌建徽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這標志著徽商銀行正式成為全國第12家、中部第1家獲批籌建理財子公司的商業銀行。黃曉艷表示,現在正在積極推進,徽商銀行會根據形勢變化對理財子公司規劃進行重新優化、調整,在這個基礎上推進理財子公司的發展。

2017年12月中旬,徽商銀行發生人事變動:董事長李宏鳴辭職,行長吳學民升任董事長。本來作為焦點人物董事長李宏鳴辭職后,中靜與徽商銀行應當攜手合作,推動該行的發展。但在2018年6月的股東大會上,中靜與徽商銀行再次因為利潤分配方案出現分歧,但中靜提出的臨時提案依舊沒有獲得通過。

一年之後,紛爭再起。2017年3月,徽商銀行在披露年度業績時公布了2016年分紅預案,董事會建議向全體股東派發現金股息每10股0.61元(含稅),同比減少62%。降低分紅的議案立刻遭到中靜反對,並向股東會提交了關於將2016年度分紅提高至與2013——2015年度平均分紅同等水平的臨時提案,要求維持前三年約佔凈利潤30%的派現水平。

徽商銀行成立於1997年,是全國首家由城商行、城市信用社重組成立的區域性股份制商業銀行,也是安徽省唯一一家城商行。徽商銀行官網顯示,截至今年6月末,該行總資產接近1.1萬億元,較年初增長4.5%。其中,貸款總額突破4000億元,較年初增長13.8%至4345.6億元。存款總額也突破6000億元。

12年恩怨歲月公開信息顯示,「中靜系」是指中靜新華、中靜四海、Wealth Honest、Golden Harbour、中靜新華資管(香港)組成的公司。

「中靜系」的離場是否表明其與徽商銀行的多年恩怨一筆勾銷,從此毫不相干?對此,中靜集團和徽商銀行均沒有接受《華夏時報》記者的採訪要求。

記者注意到,今年7月8日,蚌埠銀保監分局對徽商銀行蚌埠分行、蚌埠懷遠支行、蚌埠科技支行相關責任人開出5張罰單,主要違規違法事實均為「存在貸款發放后未採取有效手段持續監測借款人賬戶進出情況,未及時發現借款人未按約定用途使用貸款」。

今日关键词:港铁列车出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