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d彩计划-平凉新闻网
点击关闭

经济货币-下调基准存款利率可为银行进一步降低贷款利率提供空间-平凉新闻网

  • 时间:

意大利疫情平台期

來自2月10日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1月份CPI同比上漲5.4%,漲幅比上月擴大0.9個百分點。「同比漲幅擴大既有春節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因素,也有今年與去年春節錯月、去年對比基數較低的因素。」國家統計局城市司高級統計師董莉娟解讀說。

長江證券(000783,股吧)首席經濟學家伍戈也公開表示,實行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改革之後,對於商業銀行而言,利差是收窄的,在抗疫過程中,它需要減少利差的損失。今年1月份CPI處在高位,下調存款基準利率,對老百姓(603883,股吧)而言也是不利的。存款基準利率近期應否調整,存有疑問。

去年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這一次政治局會議再次強調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

目前市場對於存款基準利率是否應該調整的討論較多。因為近日,央行副行長劉國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存款基準利率是我國利率體系的「壓艙石」,將長期保留,未來人民銀行將按照國務院部署,綜合考慮經濟增長、物價水平等基本面情況,適時適度進行調整。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院院長李奇霖也認為,降低存款基準利率,仍存有一定的必要性。

據章俊分析說,「首先,在數量上,考慮到新增提前下達的地方政府債會在3月集中發行,預計央行未來有較大概率在3月再次實施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相結合的複合型降准,在為發債營造寬鬆利率環境的同時定向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扶持。其次,在價格上,預計央行年內將繼續調降LPR利率,調降次數多集中在上半年,以切實降低企業停工和復工初期的融資壓力。此外,考慮到基準利率目前發揮和承擔『貨幣政策信號』的作用,央行未來有必要進行全面降息來穩定國內企業、家庭和市場信心。」

就此,章俊對記者說,首先,「靈活適度」的強調意味着政策的定向特徵會更加明顯,尤其對於受到本次疫情衝擊嚴重的行業及小微民營企業,靈活適度的貨幣政策能夠在降低中小民營企業融資成本和配合財政政策推進兩方面精準發力,並在考慮到國內外經濟形勢和物價形勢的基礎上及時進行政策預調微調。

王軍還指出,「就目前防控疫情和穩定經濟的需要而言,財政政策宜發揮主導作用,而作為總量政策工具的貨幣政策其實並不適合應對疫情這種階段性、結構性衝擊。貨幣政策的基調依然是穩健,貨幣政策的首要任務依然是保持物價穩定。未來隨着疫情的發展,貨幣政策應相機抉擇,除總體上繼續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外,還可更大力度地運用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如專項再貸款,支農、支小再貸款,再貼現等。」

不過,他同時指出,「為了防範金融資產泡沫化、經濟結構固化等問題,即使後續存款基準利率下調,幅度也不會太大,預計會在20BP以內,且趨勢性的存款基準利率下降出現的概率較低。」

隨後的2月24日,央行行長易綱主持召開行長辦公會議。會議要求,認真貫徹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註重靈活適度的要求,把支持實體經濟恢複發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用好已有金融支持政策,適時出台新的政策措施,有效對沖疫情帶來的影響。

他還建議,「政府不應採取強制的行政性措施要求金融機構為困難行業、困難小微企業增加貸款,而應更多採取市場化措施,針對部分歷史經營業績良好、但短期受疫情影響而遭遇現金流困境的企業,提供中長期的低息甚至無息貸款,並保持銀行間流動性寬鬆,引導市場利率和實際貸款利率下行。同時,財政部門可加以配合,為困難行業、困難企業的貸款提供臨時性的財政貼息。」

瑞銀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分析稱,「到目前為止,政策支持主要包括流動性投放、MLF利率下調,以及部分稅費減免和財政補貼。預計年內央行會再降准100個基點,再下調MLF利率5~10個基點,LPR會下降25~30個基點。」

更加「靈活適度」雖然經濟界對存款基準利率調整尚存爭議,但記者注意到,在貨幣政策上,2月21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緩解融資難融資貴,為疫情防控、復工復產和實體經濟發展提供精準金融服務。

王軍也認為,除了向疫情防控相關的企業提供定向信貸支持、向受損群體和受損行業提供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外,應堅定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繼續通過調低逆回購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下調MLF(中期借貸便利)利率和LPR利率以引導社會資金利率下行,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王軍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則認為,「在物價仍處高位、『房住不炒』仍未得到有效全面落實、財政政策作用尚未充分發揮、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大概率只限於一季度或上半年的情況下,存款基準利率下調將釋放過於強烈的總量擴張信號,有可能對未來的經濟運行帶來困擾,有可能影響前期控制經濟主體槓桿率的努力,並不是當前最為迫切和最為合適的政策工具。」

因為在章俊看來,這主要基於兩方面的考量:首先,當前銀行放貸意願不強主要還是負債端成本難以下降,此時調降銀行存款利率有利於引導理財收益率下行,並傳導至存款以外的其他負債,進而帶動銀行整個負債端成本下降。其次,在疫情衝擊下,作為「貨幣政策信號」的貸款基準利率有必要進行調降,以提振市場信心。而在降息方式上我們更傾向於非對稱降息,即存款基準利率降幅略高於貸款基準利率,這樣可以維持一定的存貸款利差,為貸款利率進一步下降提供空間。

物價高位與基準利率有受訪經濟界專家認為,下調基準存款利率可為銀行進一步降低貸款利率提供空間。「存款基準利率有必要進行下調。」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部主管章俊接受《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採訪時如此認為。

其次,在目前全球經濟環境較為複雜的情況下,「靈活適度」的定調也意味着貨幣政策會在綜合考量全球經濟增長變化的情況下更多地展現出「以我為主」的特徵,從政策操作層面更加聚焦于理順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降低企業實際融資成本。

王軍對記者也表示,「『更加靈活適度』給予了央行更大的貨幣政策寬鬆空間,但究竟是否使用、何時使用、力度多大,則取決於後續疫情和經濟形勢的變化。」

上一次存款基準利率調整還是在2015年。不過,對於是否應該降低存款基準利率,受訪的經濟界專家們仍存爭議。

對於未來貨幣政策的走向,章俊預計,「貨幣政策未來將在數量和價格上出現進一步的寬鬆以對沖疫情對經濟造成的影響。」

然而,也有受訪專家認為,由於物價處於高位,可能制約央行下調存款基準利率。

就在此前的2月7日,清華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指出,在銀行儲戶方面,可考慮適當降低央行基準存款利率,為銀行降低貸款利率提供空間,幫助困難企業渡過難關。

今日关键词:泰国非洲马瘟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