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年至2019年的中国GDP增速上来看-平昌新闻
点击关闭

中国经济-从2018年至2019年的中国GDP增速上来看-平昌新闻

  • 时间:

克什米尔北部雪崩

並且,將表面上的經濟數據從中國這種超大規模的經濟體中抽象出來,簡單地與日本、韓國相比較,從而得出了錯誤的結論。

然而,中國經濟真的如此悲觀嗎?

從經濟建設上看,上海自貿區的建設和區域經濟帶的建設、「交通強國」綱要的實施和民生基礎設施建設、5G網絡建設和科技創新產業的發展,等等也都將在這一年全面展開。

總之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將跌破6%,2020年的中國經濟將再次下滑。

中國政府為了實現經濟結構的加速調整,有意實施了諸多改革性政策,從而致使經濟增速有所降低。

就如同,一頭大象和一隻兔子比賽跑步一樣。

中國經濟的下降,現在即便我們去問一個街頭的大媽,她也不會感到很意外。

據最新預測顯示,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持續下滑,預計全年將降至6.1%。

而中國的一些機構則給出了5.5%,抑或低於5%的預測。

而中國中部地區則還在為實現現代化,追趕信息化而努力,而中國的西部地區甚至目前還沒有實現工業化。

一些專家甚至簡單地將中國經濟和日本、韓國作為比較,認為當前中國的經濟,從人均消費水平上,大概相當於上世紀70年代中後期的日本,抑或相當於2000年前後的韓國。

高盛預測2020年中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5.9%,瑞銀預測為5.7%。

目前有多家機構和經濟專家給出預測。

在2020年,相比於一些悲觀論點,中國經濟恰恰是面臨加速轉型的一年。

中國的大量三四線城市還遠遠沒有完成城市化,即使是一二線城市也只是完成了初期城市化和表面上的城市建設。

只要結構調整見效,消費潛力得以釋放,地方政府從土地財政中得以解脫,並形成新的激勵機制。

無論是銀行還是中小企業都度過了艱難的兩年。

就如同從2008年到2016年的中國經濟一樣,按照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中國商品房平均銷售價格來看,房價的上漲對於中國GDP的增長貢獻一度高達近一到兩個百分點。

從2018年至2019年的中國GDP增速上來看,儘管已經從當初百分之十幾的高增速降到了預計全年6.1%。

2020年的中國經濟,似乎已經被形容的沒有希望。

顯然,在一些機構和專家悲觀地看待中國經濟時,忽視,甚至是有意忽略了中國經濟在規模和結構上的變。

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長期維持在6%以上毫無將壓力,甚至回歸8%的增速也不是沒有可能。

在短距離內,兔子確實會比大象跑得更快,但是,如果從長距離衡量,當兔子早已脫力時,大象的加速往往只是剛剛開始。

但是,這卻是一個去除了貪腐橫行的GDP,是一個去除了金融炒作的GDP,是一個去除了過剩產能和房價飛漲之後的GDP。

更關鍵的是,中國目前的資本情況並不樂觀,銀行對於民營企業的歧視,企業的高負債,以及地方政府的高額債務也將使得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中國經濟就此已經失去了動力。

但面對這樣巨大的經濟結構調整,誤傷部分實體經濟依然在所難免。

尤其伴隨着中國房地產投資、社融,以及工業增加值增速的紛紛下降,中國經濟「崩潰論」的聲音再次響起。

中國不是簡單人均GDP意義上的日韓經濟水平,而是以相當於五到六個日本和韓國的經濟規模在進行階梯式滾動發展。

同樣,在2018年至2019年,中國經濟中的各種金融空轉、資金炒作、P2P金融,也在金融整肅后被清理,原先企業的各種債務風險紛紛「暴雷」。

儘管,為此中國政府也在想盡辦法通過「降准」「調息」「發債」「精簡行政」等方式減少對於中小企業的誤傷。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亞洲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這在GDP數據上,往往顯示為某種經濟減速,甚至衰退的跡象,但是毋庸置疑,這實實在在是中國經濟結構的巨大優化。

甚至一些專家表示:「我們真正要擔心的風險是,是不是能夠保住4%的問題。」

更是一個中國在成功抵禦美國貿易戰,依靠自身科技創新和區域經濟全面發展之後的取得的更加健康的GDP。

而2020年,中國經濟又將怎麼樣?

從經濟改革上看,新的金融結構改革和激勵機制、土地財政和「農地入市」、資本監管和科創板註冊制,以及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等等都將在2020年全面啟動和展開。

這隻能說明,一些學者們手中的經濟理論過於落後和粗鄙,抑或是在有意刪減了「中國大媽們」的「街頭髮言」。

如果中國政府願意用刺激資本泡沫、抬高房價的方法來刺激經濟、維持虛假繁榮,可以說是易如反掌,但是到頭來卻只能是自欺欺人。

中國的經濟發展依舊呈現出沿海地區趕超歐美,已經進入了金融服務業、信息化時代。

而2019年,中國政府堅決抑制了房價的上漲,並通過金融整肅,最終打破一些房地產企業「減產保價」的觀望情緒,將其逼入「降價促銷」的軌道。

因此同理,隨着消費的飽和、逐步從以製造業轉變為以第三產業的經濟的轉型,以及世界貿易增速的減緩,中國經濟也將如同日韓經濟一樣,也進入低速增長的通道。

這反映在GDP數據上,又是近萬億元人民幣的損失和接近1個百分點的GDP增速減緩。

中國經濟在2019年,尤其是在2020之後也將如此。

因此,將中國這種因主動「剎車」與調整「誤傷」所導致的經濟增速下降,同比于日韓那種因規模限制和金融「危機」所導致的經濟減速,實際上是南轅北轍。

這就是目前一些經濟專家能夠看到的現象。

目前,中國經濟只不過是被高房價、高負債和低保障等等經濟結構上的問題,透支和限制了中國民眾的消費能力和企業的創造力。

從規模上看,中國無論人口規模、人才規模,還是經濟規模、國土規模都是日韓無法比擬的。

只要房價維持在每年7%以上的漲幅,中國的名義GDP就能保持在8%以上的高速增長區間。

而日韓在經歷了經濟高速增長之後,都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經濟長期低增長狀態。

醫療、教育、養老、娛樂、城市管網,等等深層城市化的建設和發達國家差距依然較大。

而且,中國還在通過「一帶一路」等方式帶動世界各國的共同發展,以促進全球市場的繁榮。

相比于中國經濟的下降,這同樣是中國的「街頭大媽們」也能夠感到這種全新的變化。

可以形象的說,中國政府是在經濟「轉彎」過程中主動踩下了「剎車」。

中國經濟結構調整,正在誤傷實體經濟和民眾生活。

今日关键词:乌克兰总理递辞呈